【雁俏】故事说与亭亭小池塘


偏向布翁的戏后人设,没有阴谋诡计

*可以当白开水喝

春天来临的时候,默苍离从外头领回来一个孩子。穿着雪白的衣裳,笑起来跟这个季节一样,暖融融的。

那时上官鸿信也只有七八岁,他揪着冥医的衣角,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师弟。师弟很矮,比他还矮一截,他的视线情不自禁地盯着对方头顶,头发也是白色的,雪一样白,中间有一个小小的发旋。

你好,我是俏如来。

师弟从头至尾都在笑,弄得上官鸿信稀里糊涂的——他长大的那个地方,每个人也是笑的,但和俏如来的笑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他说不上来。

上官鸿信难得有了玩伴,彼时尚不能将情绪掌控自如,一张小脸绷也绷不住的地笑。

他们刚开始在屋前切磋,比谁翻的跟斗多之...

+

【温赤】他不爱我了他外面有人了·六

我可能又要食言了。。下章完结

前文见:               


**


罗碧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第一次遇见温皇时候的情景。

那是一月份的某个晚上,刚刚下了一场雪。颢穹孤鸣的车刚刚驶到家宅前的道上就被人堵在了家门口。罗碧在车上远远就看见一团可疑的蓝色像菌菇类生物一样一动不动地缩在角落,开近了才发现是个小孩。

那年温皇十二岁,因为裹着严严实实的蓝色羽绒服,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小。帽子下头鼻子耳朵都...

+

【温赤】他不爱我了他外面有人了·五

现代AU

接下来可能是“听温皇讲那过去的故事”(X


前文见:            


**


对于五岁之前的事,温皇的记忆并不深刻,因为太过久远,记忆和梦境都像加了滤镜般朦胧美好。

他那时住在苗疆的祖屋,随意乱跑这种事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年纪小,个子甚至够不到栏杆,所以最常做的事就是趴在自己房间阳台,透过栏杆的缝隙看园子。夏季来临的时候,日光泛滥,天空澄澈。后院里种了一排合欢树,这种植物干直又少树杈,不太好爬。开花时像一片...

+

【雁俏】小满·下


接 

**

08

史仗义回去之后和史艳文吵了一架。说吵架也不太对,毕竟这是个需要双方同时进行的动词。

后来史存孝去劝架,总算是让战火暂息。

一回生两回熟,史精忠又跑去书房给上官鸿信打电话。当时他就很气,你说的谈话就谈出这种结果?

上官鸿信在电话里听完之后,说:“会吵架了,这算进步。”

史精忠说:“你什么意思?”

“治病要趁早。小的病痛不及时爆发出来,就会变成难愈的沉疴。”

史精忠仔细想了想,小空好像真的没和史艳文发过火,虽然态度不好,也是以阴阳怪气的嘲讽居多。正想着,突然听见急促的脚步声走过门口。他推开虚掩的门一看,小空的背影就风风火火地消失在楼梯口。

上官鸿信...

+

【雁俏】小满·上


现代/微校园

群里的高考作业,拿来混更=ω=

内含史家亲情向

**

01

这是个春夏之交的季节。

今年升温很快,毛衣刚脱下来就换了衬衫。阳光明媚,恰好是一种温暖但不晃眼的程度。窗外望出去有郁郁葱葱的一排梧桐树,后头是操场四百米的红色塑胶跑道,不过现在空无一人。

史精忠觉得有点烦躁。自从他进了实验室之后这种情绪已经很少出现在他身上了。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会让他联想到某段因为一个眼神一句话就会惴惴不安的轻狂岁月。

不过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端起面前的茶杯,里面浮着的茶叶青翠得过分,芽壮叶肥,是他喜欢的庐山云雾。他垂眸看了一眼的功夫,带着清香的茶雾已经漫上他的镜片了。史精忠只能...

+

【俏雁俏】红线 · 中


*擦擦设定羽国本地人

**

史精忠升官的速度快得令人咋舌。他本身就是个七窍玲珑的人,又生得赏心悦目,放在朝堂上看着就令人欢喜。

尤其是,似与国师关系匪浅。

史精忠打趣说,他们都说我趋炎附势,攀附上你这根高枝,才能在朝中如此顺风顺水。

上官鸿信说,难道不是?

唉呀,那是他们不知道,雁是有多难养。

上官鸿信瞥他一眼,懒得搭理他。同时不无遗憾地想,史精忠小时候多傻呀,傻得可爱,怎么越长大,越发刁钻起来呢。

后来京城的传闻甚嚣尘上。有说国师多年从未近女色,是因为不好红颜好男风,而史精忠是国师的新宠。就连皇帝都忍不住旁敲侧击。

他是知道上官鸿信的身份的,因此也不太敢去问他本人,就拽着史...

+

【俏雁俏】红线 · 上


前期种田后期朝堂混杂着玄幻的一言难尽的)AU

*大雁真·不是人

*前世今生防雷

**

史精忠出生在中原史家村的某户人家。

他出生那日已是深秋,一群鸿雁停落在他们家们前的小溪边,休憩觅食,对着溪水梳理羽毛。雁是高洁的祥鸟,迁徙时亦很少在这种小水泊旁停驻,乡里人都觉得这是吉兆,还专摆了筵席来庆贺。

刚出生没几天的娃娃便能睁眼,乌溜溜的眼眸很有灵气。还懂得笑了,笑起来像他娘亲,脸颊上有两个圆圆的小坑,衬着眉心朱砂般的胎记特别喜庆。

史精忠六七岁时,家里后院飞来一只落单的雁。黑羽红喙,非常漂亮,就是不知被什么弄伤了翅膀,血淋淋的。恰好那天爹娘都不在家,小精忠抱着雁跑到村里唯...

+

【俏砚】海上日出


一直在群里默默吃太太们的粮嘿嘿,交个党费继续潜水

*有借梗,尊重经典

*只是写脑洞,渣文笔

**

俏如来遇见砚寒清,不是在陆地上。那艘叫作“阿穆勒号”的游轮,载着形形色色的人,在大西洋上一路向西航行。

精致的长桌,挂着露水的鲜花,各式各样的美食,璀璨的水晶吊灯,穿着体面的先生小姐端着酒杯笑意盎然地穿行在宴会上。

砚寒清倚在厨房通向大厅的旮旯小门边,看见众星拱月的俏如来——他穿着雅而不俗,半长的白发披落在肩头,整个人就闪着光芒一般,格外鹤立鸡群。

他在言笑晏晏的人群中显得格外游刃有余,但不知为什么,砚寒清觉得他并不乐在其中。

梦虬孙在一边咔嚓咔嚓咬着一只梨。

那是俏如来。他含混...

+

【俏雁俏】立秋


*俏哥和大雁有个崽(不要问我谁生的我想不出)

*就是拿来混更的,特别傻,千万别槽我

傍晚我爸照例来接我放学。

学校门口一到放学时间堵得水泄不通,我爸刚开始开车接送堵得跟龟爬似的,十分钟爬个两三米。反正家离学校不远,现在他就干脆踩个脚踏车来接我。

我爸叫上官鸿信,是个顶帅顶帅的男人,帅到去菜市场买把青菜都能得到卖菜大妈青眼相看,算个几毛钱优惠的那种。所以他即使如此低调,混在一堆中年家长里头还是一眼就能辨认出画风差异,简直鹤立鸡群。

车上,爸爸问我今天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今天那谁谁和谁谁打架了。”

“为什么打架。”

“为了班花呗。”

“呼呼,”他听了就一本正经地喊我小名...

+

记梗【温赤】匣中霜雪


*大概是个玄幻梗

*一个十分娇贵的温皇,本体无双

*军师大人真男神

**

苍云昼埋山,白雨夜溢渠。旧庙中火光曳曳,二三行路人正坐着烤火。

这里是临近瀛洲的近道,从苗疆出发,跋山涉水得倒可省下月余路程,不过路也自然荒僻许多。若是不从清早出发,赶上城门宵禁前抵达下一个城镇,这十几里山势连绵,也就一处破庙能可安身。

破庙是真破,坍圮了一角,冷风夹杂骤雨呼呼地灌进来。庙门只有半扇,风一吹来回地晃荡,吱呀吱呀地响。供桌瘸了一腿,旁边的纱帐也半死不活地垂着,一眼望去灰蒙蒙的全是蛛网。

破庙里两个汉子,一个彪形大汉,生的膀大腰圆,脸上一块黑记,另一人矮小,鸠形鹄面。两人都光着膀子,把湿哒哒的衣...

+

【俏雁俏】罗浮梦




上官鸿信曾经做过一个梦。

那时候他尚在羽国,前往封地的路上。那时正值腊月,天色渐晚,风雪欲来。进城是来不及了,恰好路遇一个小酒馆,便想着住上一晚。

他们一路舟车劳顿,甫一沾地,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虚浮不切实之感。霓裳那时还是个小姑娘,又生来性子跳脱,早已闷烦得不行。

酒馆的旁边有一株红梅,开得正好,曲虬的枝桠点缀着密匝匝的绯色小花,清幽幽的香气。霓裳就凑上去嗅了嗅,欢喜的不行,指着梅树问,哥哥,我能折一枝吗?

店里的小二虽不知他们的身份,也看出客人非富即贵,殷勤地迎上来,堆着笑道,这梅树本也不是自家栽的,公子小姐若喜欢,折几枝去权当消遣赏玩吧。

上官鸿信就对妹妹点点头,先进了酒...

+

江山 · 有狐


朝堂AU

*如果史家人是中原之主

*质子空

**

清角吹寒,雪暗云昏。

年轻的国君送弟弟出城门的时候,天尤在落雪。城外一望无际的雪色覆盖了官道,几棵孤零零的杨树显得十分寂寞惨淡。几十人的队伍,除了兵戈碰撞的声响和马匹偶尔的响鼻外,只余风声。

中原向来以白色为尊。史精忠披着白色的狐裘,露出里头的衣裳也是一溜白的,朝冠未束,雪白的长发就落落散在毛绒绒的衣领子上。乍一看,整个人与天与地与飞雪并无二致。

天气真冷呀。

呼出一口气,一团白雾消散在空气里。史仗义的眼角眉梢都带着那么一丝笑意,语气轻描淡写,仿佛此行不是去魔世为质,而只是出门远游一遭。

史精忠明白他的用心,怎么也不忍轻拂去。...

+

【温赤】东窗


种田风

有剑蝶(*老丈人很不友好

**

隔条巷子那家的少爷剑无极,又翻过院子来找人了,大半夜的,被这家的老爷拿鸡毛掸子在屁股后头追得在院子里兜了十来个圈儿。

温皇是从不轻易踏出家门的,也就是说,一旦给他跑出了院子,那就是免战区,温皇只能看着小兔崽子的背影望门兴叹。

还不容易趁着凤蝶把老丈人给拉住了,剑无极喊一声“蝶蝶!等我!”翻墙就跑,动作十分之娴熟。温皇眼疾手快地把鸡毛掸子一扔,围墙外传来诶哟一声。

凤蝶扯着他的手臂说,您行行好吧,可别把邻居都给闹醒了。

温皇有点不开心,家里进贼,我还打不得了?

横竖也不偷您什么东西,哪里就算得上贼了?

他来之前一没投名帖,二没打招呼,三更...

+

【俏雁俏】给你讲个鬼故事·下


现代AU
根本不是鬼故事

**

俏如来不知道事情这么就变成这样了。

现在是八点二十一分,他坐在公司的茶水间,面对面听上官鸿信讲鬼故事。

俏如来这人好奇心旺盛,对未知的事情总是特别具有探究的欲望。所以当有人对他发出了“想听故事吗?”的邀请,他基本不会拒绝。哪怕那个人是上官鸿信。

“市场部有个小白领,刚进公司不久,据说常常能看见鬼,一个月已经提了三次辞呈了……”

上官鸿信的声线很适合讲鬼故事,低抑,沉静,但俏如来越听越不对劲。

等等,你说的该不会是梦虬孙吧?

据他所知,梦虬孙辞职的理由难道不是“我才不想和你们这群黑心肝的资本家一起工作”吗?而且说什么看到鬼——那不是他的口头禅?!...

+

【策雁】嘘,秘密 · 下


现代AU

完结,只有糖

前文:      

**

公子开明是快递公司的员工。

——好吧这个已经说过了。

他本人要强调的是,他是个活泼开朗人见人爱的快递小哥。

他们现在住的小区,包括离小区不远的上官鸿信的出版社,都是这位与众不同的快递小哥管辖的“地盘”。也就是说,所有的快递都会经过公子开明的手。

有那么一天,他接到一束玫瑰——当然不是给他的。

花束里的卡片用漂亮的行书写着:

玫瑰是热恋的代表,按道理我不该选择这样的花来表达我的心意,但我找不到更适合的花朵来形容你的耀眼夺目。
上官,你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如果可以...

+

【俏雁俏】给你讲个鬼故事·上


现代AU

掉落胡闹的俏哥和胡来的大雁

#虽然是鬼故事但一点也不恐怖#系列

**

公司里有传闻,销售部的总监俏如来有阴阳眼,能看见鬼。

这天设计部办公室里几个女同事在聊鬼故事,不知怎么就谈到这个传闻,恰好被直属上司上官鸿信听见了。

他过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冷着脸说,不要谈论与工作无关的话题。

几个同事花容失色,忙应是。

他又说,不要迷信。

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比刚刚的鬼故事还恐怖,把几个年轻妹子吓得瑟瑟发抖。

俏如来刚好端着咖啡路过,听到了这一段。

他跟上官鸿信也算老相识了,两人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毕业,按理他该叫对方一声学长的。可是他们天生相性不合,这点全公司都知道。

抛去这...

+

【俏雁俏】他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原剧背景+私设

人人都爱擦擦

以及,这个俏哥可能不太对劲

**

所有人都发现了,俏如来在继承了钜子之位后性格大变。彻底从白糖变成了白胡椒,很是呛人。

俏如来不是圣人,自然会有自己的脾气,尤其是面对他的师兄——那个不远万里也要跑来中原把原本就浑的水搅得更浑的雁王。

雁王来了中原之后,什么正经事也不做,就喜欢跟他屁股后头坏事。

俏如来问他,你到底干嘛来的?

雁王说,完成师尊遗愿。

俏如来“哦”了一声。

信他是傻子。

我之前没听师尊提起过你,一次也没有。

这样说的时候,他有一种诡异的快感。能这样刺激对方的机会他从来不会放过。

雁王说,那只能说明你不够了解他。

他总是能用最...

+

【温默】就想和你玩


原剧背景

掉落哀怨风骚的老丈人一只

超大单箭头

**

瘫痪两年站起来的感觉十分之舒畅。

温皇对着铜镜梳了头,打扮一番,换了衣服,然后对着燃着烟的香炉躺在椅上看起了剧本。

他看书一目十行,很快剧补完了,就有些无所事事。

他一无聊,就想找人玩。

凤蝶还在休养,剑无极陪着她。赤羽在东瀛,北竞王早不知所踪,俏如来正忙。至于大智慧,现在还不是时机。

他其实一直想和俏如来的师尊玩来着。

可惜人家根本不搭理他。

凤蝶毕竟是个年轻小姑娘,没几天就活蹦乱跳了。

凑到温皇跟前来端茶送水,十分乖巧。

温皇支着额头看他的书,凤蝶就给他捶捶肩。

她就是这时候告诉温皇,默苍离的死讯。

灌了一...

+

【戮史】凶手


原剧段子/发刀不疼

**

戮世摩罗在成为戮世摩罗前,有另一个名字。

因此在受帝鬼控制的时候,他的脑海也时不时传来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喊他“小空”。

或是“仗义”。

说实在的,戮世摩罗对这个名字同样反感。一个原因或许是这个名字取的太没有水准。相比之下,“戮世摩罗”这个称呼虽然有些耻,但还是很符合魔世审美的。

另一个原因,或许就是来源于喊这个名字的人。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很温暖,然而这种温暖却令他反感。

后来他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也想起了过去的记忆,自然也就知道了那个一直在他耳边喋喋不休扰他心烦的声音是谁。

哦,大名鼎鼎的史艳文。云州大儒侠,玉圣人,中原的领导,正义的化身,然后才...

+

【策雁】嘘,秘密 · 中


现代AU

**

公子开明的职业是快递公司的员工。

说句实话,上官鸿信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活泼的快递小哥。

那时候他刚刚搬来这个小区,于是让人在网上帮他采购一些生活用品。第二天可能是因为和人通了半小时电话,挂了之后就看见一排未接来电和轰炸般的短信。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在忙吗?」

「我在小区门口啦~快出门接我呀。」

「嘤嘤嘤门卫大叔超凶的,不让我进,他难道看不出我只是个小可爱吗???」

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您哪位?」

「哦哦哦,你终于回我了,你的宝贝在我手上,再不出来我就撕票啦!」

……

上官鸿信刚开始觉得自己遇到一个神经病。

公子开明就是用...

+

【策雁】嘘,秘密 · 上


现代AU
沉迷出轨梗和捉奸梗无法自拔

后文:   

**

上官鸿信站在小路的这头。

夜晚就像一块巨大的幕布,黑沉沉地包裹着一切。这天没有月亮,只有密密麻麻的星,看起来像这块黑布破了无数小洞。

离得最近的光源是一旁的路灯,白惨惨的光线下飞蛾一个劲往上扑。

这是一个多么安静的世界。

除了对面路灯后的草丛里传来的声响。一男,和一男。

“……宝贝,你今天真主动。”

“哎呀呀,死鬼~真性急。”

“……”

如果是平时,上官鸿信不会去搭理这些在小区里打野战的神经病,毕竟也和他没关系不是吗?最多平时走过这条小路的时候离那块草丛远一些,不过谁没事也不会往草丛...

+

【温赤】药


原剧设定,不费脑子
应该算个小甜饼吧

我如良医,知病说药,服与不服,非医咎也。

过了年节,赤羽照例到还珠楼作客。五柳阴疏,乍暖还寒,温皇难得起身待客,两人在园子里对月品云腴。一壶香茗,由温渐冷,便坐了一夜。

这几年西剑流自趋正轨,一时离了赤羽也出不了什么乱子。至于温皇,向来是闲云野鹤惯了。这两人得空凑在一起,清茶淡话,挑唇料嘴,怎么玩都别有趣味。

旁人看着是好一对琴瑟和鸣的恩爱眷侣,两人心照不宣,却谁也不肯去捅破那层窗户纸。凤蝶在一旁看着急得不行。

他不好吗?

赤羽大人,自然是好的。

那你为何不说。

说什么?

任风轻拂身前书页,温皇挽袖,为自己添一盏茗雪。那姿态端的十足优雅,...

+

【温赤】他不爱我了他外面有人了·四


现代AU
双重人格温皇&发现真相的菌丝

**

“你突然想知道温仔以前的事,他怎么了?”千雪一坐下来就开始发问。

千雪孤鸣接到赤羽的电话,约他下午在缺舟家的茶楼见面,说是想了解一些温仔的事。他到了之后发现罗碧也在,虽然看起来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赤羽也不卖关子:“我知道你们是温皇的好友,你们相识很久了。”在这世上最清楚温皇经历的人,除了他自己,也只剩他这两位好友:千雪和罗碧。先不说温皇愿不愿意坦诚,即便说了,可信度还有待商榷。与其听他玩弄文字游戏,倒不如直接询问千雪他们。

“哈。温仔和我们打小就混在一起了,大概有……”千雪挠头想了想,“大概有二十多年了吧。”

“二十六年。”一旁的罗碧开...

+

【温赤】他不爱我了他外面有人了·三


现代AU
精分温皇&捉奸军师

**

因为与任飘渺的一番试探,赤羽不得不推迟今天的下班时间了,毕竟保证工作向来是他的原则。

时间显示五点五十三分。赤羽拿起手机给温皇去了个电话。

还好,这次接电话的是温皇。

“赤羽?”

他在那头做饭,赤羽听见液体溅在锅里噼里啪啦的响还有翻炒的声音。很奇怪,对于温皇身上偶然显现出的这种居家气质,居然不觉得违和,反而有几分令人心安。

“我今天会晚点到家。”虽对任飘渺一事有疑,但赤羽口吻却也是难得的温和。“你先吃吧,不用管我。”

“唉,没有赤羽大人在旁,实在是有点食不知味啊。”温皇的声音带了一丝调笑。

又来了。赤羽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名,回他一句:“少贫。”...

+

【温赤】他不爱我了他外面有人了·二


现代AU
精分温皇&捉奸军师

**

“我的名字是,任飘渺。”

任飘渺?

赤羽确信自己之前从来没有从温皇口中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任飘渺很有可能就是那天傍晚他看见的身影,那根银白色头发的主人。

“温皇人呢?”

把自己的手机交给别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可笑了。要知道两人之所以坚持自己动手做饭做家务(哪怕是温皇这样娇生惯养的),也是因为不喜欢他人介入自己的生活。

在这一方面他们意见保持一致。赤羽不可能把存着自己私人信息的手机交给任何人,即使对方是温皇。

而从温皇一贯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不想让自己与这位“任飘渺”有所接触,所以赤羽可以很轻易推断出温皇现在一定不在场,或是对对方...

+

#自制表情#

图都截自仙魔三十九集

对不起我没法控制住自己!

中二地冥真是太——可爱了!(つд⊂)

+

【温赤】他不爱我了他外面有人了·一


现代AU
双重人格温皇&醋坛子军师

**

赤羽觉得温皇最近不太对劲。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年,彼此了如指掌。要说温皇如果和平时有什么不同,那是绝对瞒不过赤羽的。

有好多次,赤羽夜里醒来,却发现身边已经没了温皇的身影。

一摸被窝,冷冰冰的,人离开了很久。

也不在家里。

他打对方的电话,不出意外没有人接。一直等到凌晨,对方才带着一身清晨的凉意和热腾腾的早饭回来了。

推开房门,温皇就看见赤羽披着外套靠在床头,不由一愣。

“醒的挺早,去洗洗来吃早餐。”

“好。”赤羽微笑着低声应了,也不提他等了一晚,也不问他去了哪里。

“医院送来了紧急病人”之类的吧……答案他不问也知道。

他无意深...

+

【史家中心】千错万错都是世界的错·一

现代/OOC,亲情向
大家长俏,熊孩子空,耿直牛牛,正直(?)SPA

**

史仗义升入高中的第一天就打了群架。

对方七八个人,史仗义这边只有四个人。

不过他从小就被夸脑袋瓜子机灵,打架这种事也是无师自通,附近三街八巷的同龄人,他就没怕过谁。

早些时候那些被打的小朋友都一个个哭的稀里哗啦地跑回去找家长,就他一个挨了揍也不乐意告诉大人。

他深深觉得那是可耻的,懦弱的表现。

他们家长过来了,就问:“你是谁家的孩子?”

史仗义觉得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绝不能让史艳文知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爸叫什么名字?”

“我没爸。”

对方的表情顿时充斥着了然和怜悯。

然后也没教训他...

+

【温赤】误拂弦·二


现代AU
杀手温和黑帮大佬赤羽的奇妙初恋(?)

**

温皇是一个很难以透彻的人。

相对应的,他的人际关系却很简单:一个养女,两位好友,剩下的都可以归类为供他取乐的愉悦对象。

所以当这样的温皇,突然和一个人走的很近且举止亲密,可想而知千雪和罗碧内心的震撼。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千雪(当然他的消息情报多半来自小凤蝶),然后他屁颠屁颠地跑去告诉了罗碧。

“罗碧,你记不记得前天温仔逃了心理学的选课。”千雪自觉发现了个大新闻,语气中难抑兴奋。

但罗碧的反应并不如他预期的殷勤,反倒有些不以为然,“那又怎样,他不是第一次逃课。”

你可以找到罗碧坐在教室里记着思想道德建设的笔记,千雪在文化课上念着“...

+

【温赤】误拂弦·一


现代AU
杀手温&黑帮大佬军师

**

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天水融为一色,柔和浮动的蓝色像上好的波纹绸缎,变幻着令人心醉的深深浅浅的色泽。天色混沌暗沉,远处几片薄雾,像孤独徘徊的幽灵。除了渐隐渐现的星光,就只有这一艘灯火辉煌的游轮,海上的明月。

赤羽找到某人的时候,他在自己的船舱里,懒洋洋地靠着露天阳台的栏杆。

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戴着Breitling的那只手垂在白色的栏杆上,赤羽可以看见镜面反射的光。但说实话,他完全不觉得计时工具对这人来说有什么实际意义。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烟,因为光线的原因,苍白得几近透明。寂静燃烧的火光有些扑朔迷离,这让气氛看起来...

+

© 诉酒 | Powered by LOFTER